添翼他老人家今天逃課出現在網上了。他永遠是那種一直狂熱的畫畫的人。
面對他我才能發現自己的不足。
我是如此缺乏激情。終于考上了一個學校,不是想去的地方,也不是差的不行的地方。而我才意識到我是以更糟糕的心態面對這個糟糕的局面。添翼很詫異:一天只有兩節課你不去畫室畫畫?
曾經什麽時候畫畫也是我生活的必需品,而現在它在哪裏?
一味的懷念考前班的單純生活有什麽用?面對單純的信仰我卻變得不單純了。抑或是我跟本不愛這個東西?手繪終于在我的眼中變得無用處了麽?
我感覺我喪失了信仰,和很多東西。
也許我該聽添翼的,拿起速寫本吧!

    全站熱搜

    kittielis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