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了跟誰聊天提過這句話:人的一生在說98%的廢話和2%真正想說的話。但是如果不說那98%我們永遠找不到那2%的話。
29號去798看展了。
98%的一群裝的自己挺牛逼的人與2%的藝術者。大多數的展都是爛的,798銅臭氣息撲鼻。浪費了漂亮的舊工廠。
美麗新世界,日本視覺藝術展。做得相當精彩。很值得一看。也許這是我第一次放下對日本人的成見看日本的作品(抛棄對村上的崇拜不說吧)。
從主題到每個作品都充斥了日本人的濃郁氣息。
個人喜歡的作品包括,一個紙盒子。一日本人的聲音藏在盒子裏大著舌頭說:你好,我是盒子,我是一個紙盒子。。。盒子絮絮叨叨說它喜歡當盒子,可以裝東西,可以坐車出去看不同的世界,雖然坐的是貨車(要是轎車就更好了)。它說它是裝普洱茶的(從它的外表看得出),它說雲南是個好地方。它說它熱愛它作爲盒子的生活。心中騰起小小的感動,突然十分想與這個藝術家聊天,一個會enjoy盒子的生活的人,會有多麽柔軟細膩。
Exonemo的去編碼器,一個在網上發佈的作品。利用html語言寫矛盾語句的一個互動裝置。當在鍵盤上輸入一個詞以後,就會開始搜索這個詞出現在網上的網葉和圖像,然後隨機的把結果變換旋轉形成這個詞此時此刻的獨一無二的圖案。我輸入love,dead。愛與死亡的本質差別不大,兩個繁複而相似的圖案。接著輸入了lisa,有了一個屬於自己的獨一無二的圖像。
Tokyo Scanner,一部用飛機拍攝的短片。不用多說了,技術過硬,風格成熟而新銳。導演真得很棒。連看了兩遍。
兩個中囯任何一個日本人合作的《西京人》。他們認爲北京東京南京以外還有一個西京。恰好是我小時候"研究"過的課題。四處走訪詢問人們是否知道有個叫西京的地方。有的人搖頭,有的人煞有介事說關於西京的事。他們的目標是把西京註冊到地圖和google上。
如此簡單的相信有那麽一個烏托邦存在感覺是美好的吧,這就是爲什麽主題是美麗新世界。
ps,坐公車的時候偷聽到對面0個電影人大談紀錄片,人生,個人經歷,做藝術的感悟,時政,和,真理。十分感謝兩位給我帶來了不一樣的公車旅程。本想下車以後鼓足勇氣去感謝他們的話。又嫌自己矯情,終是沒有。在東直門目送二位離去。

摩登天空音樂節。正如視覺藝術展,大多數的樂隊都不上檔次。挑了第二天去,據説是唯一沒有所謂的"腕兒"的一天。
其實我個人而言是衝著林一峰和創意市集去的。
一來我是外行,二來本來就少聼國内的樂隊。事實證明,果然我的選擇是正確的。
門口就見了一群奇裝異服的傢伙,本來還想找不到海澱公園在哪怎麽辦,跟著那群怪物果然很快找到地兒了。(當然我也穿的非善類,按,不表)
市集到處都是賣盤的,導致我只買了兩張(視覺疲勞+懶得蹲那聼+發現我喜歡的都貴)。亂七八糟的東西倒是買了一大堆。有切的圖案的藍色煙盒(發現女式煙太長,裝不下,汗),披頭士火機,鐵錘狀耳釘,圍巾,橘色紙的小本子,送給冰小山的T-shirt,金錢果然至關重要,要不是沒錢了還會繼續買。
哦,正題,音樂!聼足了,甚至樂隊之間的空隙都放了幾首披頭士。
個人覺得:
呼聲頗高的卡其社現場一般,可能CD效果會好些吧。感覺寫的歌形式太雷同,創意不多。
名氣很大的麥守也一般。以前也沒聼過。聼現場的時候很奇怪的感覺他們的情緒很假,就像是自己的歌詞感動了很多人而自己卻從來不曾相信那些話的感覺。
同樣,貌似激進的零一也有同樣的問題。所謂的宗教搖滾給人的感覺是他自己根本不相信。
相信是可以被感知的。
聲音碎片。很會調動氣氛,本來只是爲了等林一峰而擠到前面卻莫名被感動。看得出,很踏實的樂隊。
一峰。很欣賞香港人的一點就是,永遠一副很nice,很善於交流的樣子。
一把吉他,和他,和夜。漂亮的民謠。原聽説他臨時組了個樂隊的,沒想到就一把吉他的灑脫。聲音還是流水似的細膩,他是那种把悲傷變成美好的詩人。
現場的確也很出色,靠一把吉他就把氣氛煽動得很好。只是以前沒有仔細注意他,這次注意到他形象更像詩人而不是歌手。(可能是他聲音很像我一個頗帥的老師的緣故,他也叫鋒哥)
聼完林一峰搖搖晃晃去公車站,突然音樂聲變成了"掀起你的蓋頭來",暴汗。
徹底的,十一奉獻給藝術了。
接下來還會看300%西班牙設計展,盧浮宮精品展。
就是獨來獨往,偶有感悟不能傾訴,也找不到可以說2%的話的人。

    全站熱搜

    kittielis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