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5.07

深夜,手機振個不停,平平淡淡說一些事,像冰山不易有表情的臉。

感慨他的單純,當我看到一個俊俏男生坐在一男人懷中時。

稱不上朋友的老友小聚。依然是被工作疲憊了的臉,吞雲吐霧,仍然叫我小妹妹。他們有各自事業,gay也好,失戀男也好,仍然興奮的喝酒,頭腦風暴似的不著邊際的聊天。好久沒見,我說。他們渾然不覺,夾香煙的指頭在電腦上亂點。

mc有一回千里迢迢發了個信息過來,不知道要怎麽回,沒回。

散了。圖熱鬧的人。

在看“三峽好人”,女人耳畔的耳墜男人指尖的廉價香煙,熟悉的重慶話。賈導這個片子比世界來的自然的多。色調讓我想起左小詛咒的音樂。

手機突然靜了,冰山說他睡了。

我換了非音樂贈碟。瞎聊的一幫人說這個好聽別停。

該拿起的要拿起,該捨棄的要捨棄。

最近寫了首歌,看雪來的詩瞎唱著出來的,就是鋼琴美在身邊挺不方便的。

我說我們的blog叫道標好不好,冰山說保留意見。

哇,沒事干我會瘋的。

發信息讓建哥推薦電影結果他打幾個字打了超久,服了他。

好吧說點正事。最近打算寫完一片開了很久的小説。關於人戀上城市的。基本沒情節,慘啊!城市其實是一個人的寄主,人就像那小蟲一樣。實際一個人改變不了一座城,但是人可以滲透進去,與之融為一體,一個不太恰當的比喻就是好比何人上床,那一個人呆在城裏就是一漫長的床戯了。人被城市所禁錮,被驅使去尋找另一座城是常事,愛上一座城呢?就是那種變態啊,幻想狂得事了?

其實你很愛你的城,你深入他的骨髓。一種精神戀愛吧?就跟那天添翼在央美附近轉悠說我們從沒有用腳走出過花家地這個地方,太大了。如果一生都要住在一個地方產生愛情很必然。也許隔壁兩棟樓就有愛情,人不能察覺而已。寫搞笑點就成王小波那德性了。科幻!

完了,估計寫完正常人也變瘋子了。

冰山你抽中南海吧,焦油含量低。

我說很悶他們說去拍拖啊男人滿街的我說我對男人基本沒興趣,大概魔羯的孩子真的可以不要愛情吧?愛的人不能愛,不愛的人愛我。

我想到添翼了也不知他怎樣了?肯定忘記我這窩很久沒來看了。

缺失的已經缺失,希望剩下的一切都好。

突然想,這斷亂七八糟的文章要拍出來肯定前衛。

3:20

好,睡覺,晚安。












    全站熱搜

    kittielis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