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印就跟別的北京的n多年前建的任何一所學校一樣,灰僕僕的顔色,過於普通的臉。校園很小,只容納了三個學院,内有一小園,名曰秋實園。
直到今天我才知道是因爲裏面都是果樹的緣故。。。暴汗。。。
軍訓也是想象中的痛苦。
這就是失敗者的現實。
曾經有一天很低落,打電話給森大爺大哭了一場,突然發現忘了他曾經也是失敗者,跌的比我慘。但是他沒有提,他只是說不要忘想改變環境,還是改變自己吧!
於是開始試者去面對,成功的演了迎新晚會的一個節目,成功的加入了校學生會的一個無趣的部門,成功的患了一場感冒,成功的每天睡兩個小時,成功的讓很多小女生迷上maximilian,成功的發現了一長得巨像楊森的哥們,貌似叫楊帆什麽的。。。(失散的兄弟吧呵)
第一次意識到人生似乎充滿了妥協而又從來不妥協。我竟然以爲一個妥協可以改變一切。
來到這兒以後不斷的哭泣,間或胃疼的時候抽煙,每天幾乎只吃白菜和飯,不停的折騰自己。大概是我知道還是有些東西沒有找到,還在尋找的途中。我並不迷惘,只是不夠冷靜去接受一切。
九月末大山子有很多好的展,會去看的。
要是有人陪會考慮經常去聼一些live的。不過貌似沒有找到人。
考慮在這個學期添置一台筆記本看電影下歌,自己掙錢。
在成都拿到了很多作家的簽名,聼了很多好的演講,考慮寫作了。
還有以後勤畫點小塗鴉。
我嘗試在這個沒什麽特別的平淡學校裏混出點名堂來。
ps,1感冒了最近。北京最近涼快死了,廣東地區的孩子們羡慕羡慕吧,流個口水。
2突然想起某天森大爺說大學就是要出去讀當時我點頭附和。結果他就出了個兩百公里,我出了兩千公里。只是沒想到在這樣的異地原來是這麽困苦的。
ok,先這樣吧。
出來找網吧上網太不容易了。

    全站熱搜

    kittielis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