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c一臉嚴肅(想象的)跟我說,咱不能自閉了啊。
我說我沒,自從我認識了冰山我就不知道自閉是啥了。
mc憋了半天都紫了,冒出一句,我的意思是,是,叫你去談戀愛啊!
然後他在msn上就不理我了。
我說這是誰自閉啊?估計他情感受挫於是想看一派欣欣向榮的景色。
完了。
跟這孩子呆半天就學了個自閉,或者說意識到一直在内心困擾的那種憋紫了的情感叫自閉。
跟我不熟的人絕對認爲我在扯淡。
咱開朗著呢,能吹能侃的。
據説魔羯不容易相信他人,如果不去信任別人,就無法產生愛的前提。
就這麽說了,我就是一孤家寡人。
mc應該知道魔羯内心有多孤傲的,其實我這幾年好多了,不是什麽金剛石,也會被磨平的,也會被融化的,無法保持冰冷的内心。
失掉了冰冷,對魔羯來説是何等殘忍的事,即是宣告不再有完美的僞裝,自身也搖搖欲墜。
無法判斷是不是好事。但是最近幾年我一直在失敗,從優秀走到平庸。
在北京,有一天跟添翼同志跑去吃飯,他說,我知道,我們畫畫都是那種沒有什麽天賦的人,是靠練出來的。
正想開口反駁,突然胸口堵堵的。
有什麽資格,在這個幾乎是頂尖的畫室做不到最好,有什麽資格說自己有天賦,有靈氣。
ck縂以才女稱呼,有時感到害怕。
有一天腦子突然空了怎麽辦,他們都會棄我而去。
回憶幼年羡慕別的小女生跳皮筋而我怎樣也學不會,每天放學回家必然要練很久鋼琴,怨恨那鋼琴剝奪了我跳皮筋的權利。那時偶爾跳皮筋時的恐懼,就是現在的害怕。
害怕如果我跳不好,她們會不會離開。
沒有,但是我感覺得到她們的絲縷不悅,逼得我脊柱寒冷的不悅。
我始終是異類。
被認爲有稟賦異人的繪畫才華的出衆小孩,卻只有在他們需要我僅有的才華的時候被興奮提及。
冰溶了以後該不會有心了吧?
放棄内心的自閉我還是不是我?
似乎感覺到陌生的氣息傾入我的大腦,你到底是誰?
等到自己徹底疏遠了自己的時候,沒有任何人能到達的那個自己,在什麽地方。
(貌似精神分裂症狀誒)
我假裝很快樂,我假裝很不寂寞,我假裝很不甘寂寞,我假裝我知道自己要的是什麽,我假裝我是我。
PS,TO默,暴汗,原來我弄了阻止回響

    全站熱搜

    kittielis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