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默約了一干人出來...打僵屍...[這是她最早的原始説法]。
冰山還是像一顆生長中的草一樣沉默,讓我懷疑這世界上有沒有比他更自閉的孩子。
有一瞬間我突然疑惑,到底爲什麽要和這些人出來坐在m記干聊。
他們是誰,對於我有什麽用?浪費一天畫畫的時間幹嗎?
外面是炫目的陽光,一直吹空調吹到我懷疑自己要枯萎了。這幾天内心和外表都是亂糟糟的,畫很濃的煙熏妝掩飾不知爲什麽弄腫的眼睛。
下一個瞬間我説服自己說,他們是我的朋友,我在這個世界上稀少的想極力抓住的朋友。
我記得不知什麽時候楊森說,朋友是讓人可以在你旁邊一輩子的方式。
而我不敢依賴他們,在他們之中仍然感到孤獨。
覺得自己有毛病。時常想爲什麽有人要對我這麽好,爲什麽不是冷眼橫視的陌生人?我相信世間沒有人有義務對另一個人好,親人,恩人,也一樣沒有義務回報。他們對我的好,我受寵若驚,值得麽?
mc問,是不是你活了這麽久只相信我?
我回答,連你也不相信。mc說他早知道我會這樣答。
我只相信这世上的另一個我[如果有的話]
如果信任是一種貨幣,那我是那種窮的幾乎買不到東西的人。
以前認識的人說,從沒看過你這麽涼薄的人。
面對高中階段認識的朋友,突然想這些問題想到入神。他們還是孩子而已,相信別人的孩子。
我對自己很悲哀。
我被人信任。
我無法去愛人,對於t只是基於陌生人的信任。
在這空白的日光中,面對他們我笑得在心裏掉淚。
ps,今天發現手機上有個約會提示怎麽都想不起是什麽事,原來是st和mc約我。我問mc,你爲什麽不打電話催我?他一如既往地溫和,說我一定是有更重要的事。當時我在遊樂場打僵屍。st想見到我,也沒要求打給我。我想他們是信任我的。但是他們離我遠去了,淡薄到只剩下信任。仍然懷念他們,和那些今天見到的朋友。他們是我的一絲溫熱。

    全站熱搜

    kittielis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