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還沒熄燈的時候開始看這部一直想看的紀錄片,一直到燈滅了,周圍黑暗了,空曠了。
 他在黑暗中死去了,我竟然還是會掉下許多的眼淚,當這個我出生時他已死去十年的人出現在銀幕上。
 片子的確不錯。展示了他從披頭士的活蹦亂跳的年輕人長成一個男人,真實不虛僞的男人。 而我最不忍看見的是他的脆弱和無奈一次又一次的被迫暴露于人前。他只能在唱歌的時候強大起來,百毒不侵,像一只弓起背乍起毛的貓。
他最強大之處也只有音樂。而人們一次又一次的忘卻他的音樂而對於吸毒,重組樂隊,婚姻的問題糾纏不休。他憤怒,只能以最溫和的激進表達,他像個孩子一樣,那麽的需要愛。
 我無法評論他對於每件事的做法是對還是錯的,也許寬容點說我們可以說他這個人沒有什麽錯,不斷的被崇拜,被誤解,被嫉妒之後,艱難的維持著自我的他,還能如此清醒已經不容易。 他永遠積極,嘗試幫助身邊迷失的人們,善良有禮,和,真誠。 他真實到我不忍對視他熱切的眼,和他薄唇擠出的微笑。我甚至有種害怕他譴責我利用他抒發我自己壓抑的感情的感覺。
 注意到了,他和洋子躺在床上過的那間房間號碼竟然是1208,12月8日,他死那天。 也許從那個片斷開始,眼淚就開始掉了。
想想,挺好笑。爲了一個這個世界上從來沒有跟我在同一段時間生存過的人的已成歷史的死亡而無謂的大哭。 但是我知道他一直在那,仿佛他沒有走過。
 我能對他說的只是:除了911事件,美國攻打伊拉克什麽的,以及無數的關於某國研製核武器,地鐵爆炸案,綁架之類的消息外這個世界還是和平的,也有希望,也有愛。 不知這樣說能否唬住一直在我心裏的沒有走過的lennon? 

    全站熱搜

    kittielis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