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山在網上一說到某女生就冒出字面上"嘿嘿嘿"的大叔似的笑,幾乎能夠想象到他微笑的樣子。
時常在想,愛情會像這樣的單純美好麽?一直非常希望他可以找到很好的愛情。
最近很多人跟我聊到感情問題。想起了很多。
關於我的自卑和自閉,關於從前單純到不知道愛是种傷人的糾結的東西,關於曾經自以是的對某些人深切的凝眸。
聽著糾結的音樂,mogwai,溫溫的内斂的后搖滾。
正如一貫對愛情的感受,淡的黑咖啡。
列農回憶中lennon和yoko的愛情是那麽的現實卻同樣美好的一塌糊塗。
某人告訴我其實只要去做就好了,踫到機會或是別的什麽的。無法抛開雜念那麽單純的去看待一件事,即使是單純的感情。

“也许将来我们会遇到更好的人,但是我们不会再遇到更好的爱了。”

在別人的blog上看到這句話。
大概意思就是有的時候要去追求,沒有的時候要放開吧?
大概就是我想要告訴冰山的話吧。(listen np!)
手機裏后搖的文件夾中mogwai的音樂放玩了,接下來的竟然是low沉緩的貝司響起。。。low,大概是我想要屏蔽一切世事背景的時候最想聽到的音樂了。就像那杯淡咖啡。
老友m說,lisa,哪天要給你踫到的愛情會是最好的愛情。希望如此。
而我所需要的,現在,也許只是他們溫熱的告訴我注意身體,別穿太少。
我的他們,都還在。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kittielisa 的頭像
kittielisa

太平盛世

kittielis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鱼
  • 傻子,你的她们,也都还在。
  • ...学小学语文去!
    有男有女一堆人用“他们”。。。
    谢谢

    kittielisa 於 2007/12/27 14:01 回覆

  • 破燕子
  • 下面的文字是你的一个长辈,在你这个年龄段写下的文字。
    《肥皂泡·梦》

    记得孩提时,吹肥皂泡,空心草茎一端冒出许多五彩缤纷的泡泡,或是飞向青青蓝天,或是落到茵茵草地,泡泡破了,再吹,仿佛永没停息。

    记得少年时,坐在教室里做白日梦,眼睛盯着窗外蓝天上的白云,耳朵听着白云里云雀在歌唱,脑子在做着五彩缤纷的梦,随着老师声声斥责,梦破灭了,再做,梦从来不会停止。

    到而今,生活的梦一个接一个地在破灭,却又一个接一个地在继续,依然那样五彩缤纷,依然那样永不停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