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術史上看那本地下藍調鄉愁看的天昏地暗,導致了忽略掉了崇拜的美術史老頭。
異常的好看,讓人頻頻落淚。等我哪天空虛的時候寫篇書評先。
如題,天冷啊,人更冷,感覺我穿著同一條裙子從夏天晃到了冬天。
我執意的讓自己半截腿包裹在兩層不算薄但仍然寒冷的長襪中,執意每天用黑色眼綫液和黑色眼影遮蓋自己的眼睛,不要像我,不要讓我看到我靈魂那個面目可憎甚至連自嘲都覺得沒勁的自己。我要讓他們看到頭天工裝褲登山鞋第二天長統靴小短裙的一個人,猜不透她是誰,乖戾狂妄。
我痛恨我自己,的失敗。
因爲我的失敗,導致我身處一個沒有人跟我分享radiohead的新專輯的地方,導致身邊沒有人聼約翰列農看安迪沃霍爾,導致不會有人在明朗的快餐店跟我談論怎麽用盡靈魂的力氣投入畫畫。
真應該複讀。
每次都妥協于失敗,以至於失敗看上了我,我是如此的沒有信心,所以裝作狂妄。
我不是那種“桌子一拍:操,老子不幹了。”的人。我是什麽事情都思前想後窩囊的可以的人。
看列農回憶的時候我覺得我是多麽的齷齪啊。竟然不敢面對自己。
寄情於聼不完的音樂,看不完的小説中,我在每首歌每本書中看到了自己的倒影,和自己不屬於人類社會的那部分。
這樣的自怨,讓我覺得才華突然全失去了。
也許我本來就沒有才華,只有文藝青年的酸腐而已。
熬過這個冬天,再復活。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kittielisa 的頭像
kittielisa

太平盛世

kittielis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Jan
  • 唉...注意保暖...
  • kittielisa
  • 感谢jan及全天下处女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