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覺得在北京畫畫甚至是選擇美術這條路是作一個悠長的夢。

似乎與很多人不同。與眾不同是個性還是悲哀,我依然這麽的不合群。只是習慣了怎麽假裝融入別人的生活。

kittielis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